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vo-magazine.com/,多明戈斯

佳士得香港将于本季春拍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的下午和夜间拍卖中,呈献艺术家丁雄泉于不同年代创作的题材各异的佳作。作品涵盖布面、纸本、蜡笔、压克力、油彩、水墨等多元媒材,展示出艺术家实验性和自发性的创作理念。

丁雄泉出生于江苏,成长于上海,足迹遍布世界各地。1952年,他前往巴黎发展,结识了当时眼镜蛇画派的艺术家琼恩(Asger Jorn)、阿雷钦斯基(Pierre Alechinsky)等人,随后在巴黎和布鲁塞尔的画廊举办了画展。1958年,丁雄泉前往纽约,他将中国传统水墨和波普艺术以及抽象表现主义艺术特征相结合,个人特色逐步形成。

丁雄泉的创作语言有力、个性又富有鲜活透亮的气息,在他对花和女人的描绘中,洋溢着奔放的造型以及鲜艳的色彩。丁雄泉曾坦率地承认女人是自己作画的原动力,自称为“采花大盗”的他,格外擅长用画笔绘出女性的妩媚和柔情。艺术家使用鲜亮的色彩,构筑了一个极富诱惑力又感性的世界,在这美妙的世界中,流动着对生命和美的歌颂,以及丁雄泉率真与坦诚的表达。

对于丁雄泉来说,裸女不再是传统礼教下的禁忌,而是他探索如何运用色彩和形式的标志性载体。女性的身体在高度实验性的颜色组合下,折射出与众不同的性感、奔放和张扬。将于晚间拍卖上呈献的《爱我 爱我》用抢眼的平涂色块来分割人物五官、眼影、丁雄泉头发和衣帽,这种艺术手法令人联想起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一系列波普名人肖像。完全撇下细节之束缚的丁雄泉,以大块平面萤光色彩来塑造裸女的形态。非自然的肌肤颜色,以及夸张的体态形象,见证了丁雄泉如何在美国波普艺术浪潮的影响下建立起自己的色彩语言,冲击着西方裸体艺术的传统。

《爱我 爱我》中直率的体态勾线、长筒袜子的红绿对比以及裸女豪迈的姿势,都体现出丁雄泉对于眼镜蛇画派精神的继承。不拘泥于具象的线条、刺目的用色、奔放的笔法,不仅是他裸女作品的特色,也是他艺术创作的注脚。相较而言,另一件将于下午拍卖呈献的《外面看似下着雨》则更为童趣洋溢,丁雄泉以蜡笔大幅度快笔涂画,多明戈斯厚实的质感中也可见他直抒胸臆、率性涂鸦的性情。

色彩是丁雄泉的美学世界中至关重要的元素,丁雄泉曾说:“当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和花朵的时候,那种美丽让我感到无形的忧郁和爱,新鲜而又与众不同,可谓是脱胎换骨。我想在画作中用不同的颜色来表达我内心的感受和情绪。”

《秋天的花》的整幅画面被滴彩和泼洒出的压克力颜料占据,这不仅是丁雄泉独树一帜的艺术手法的体现,也是他对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回应。他对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技法进行了转化,开创出充满表现力的视觉语言,以释放内心纷繁复杂、澎湃汹涌的情感。

同样以滴彩和压克力绘出的《柠檬树》,与《秋天的花》相比却有着截然不同的视觉表达。艺术家虚实有致地铺排出大片的蓝色背景,而画面上部的颜料泼洒,则表达了生命中的种种激情和狂喜,点点亮黄、钴蓝和酒红唤起人们共同潜藏的感情。压克力有着极为丰富的表现力,这一点与中国水墨的特性十分接近。丁雄泉在此作中使用颜色来分割不同的画面区域,各个空间安排有序,虚实协调得当,充满东方禅机。

本次拍卖呈献的作品均为丁雄泉步上战后艺术的最前线,率性探索自我内心情感、美学宇宙的最佳见证:极尽灿烂的色彩是他艺术哲学的有力凭据,率真自由的线条是他人生感悟的真实表达。艺术家用画笔定格了种种盛放的生命姿态,表达了一种丁雄泉式的活在当下、率性面对自我的人生哲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