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推介 谁丢了美国:英国统治者、美国革命与帝国的命运

关于美国的独立战争,我们耳熟能详,战争除了造就现在的超级大国——美国,还涌现出一批开国大佬,但奇怪的是,你知道当时战争的另一方——英国是什么情况吗?丢了美国的英国国王是谁?首相又是谁?是他们无能,还是军队太腐败?有这么一位美国学者,在翻阅了无数历史资料后,为我们献上这样一部历史人物大戏。

德鲁·杰克逊·奥肖内西(Andrew Jackson O'Shaughnessy),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历史学教授,罗伯特·史密斯杰斐逊国际研究中心主任。

18世纪正值英国全球霸权盛时,拥有的海外殖民地之多使它得称“日不落帝国”,但经过八年的战争,新生的美国却最终打败了英国。这在当时的英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媒体和民众都在责问谁该为“丢了美国”负责。传统的观点认为这应该归咎于无能的英国领袖和军队将领。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本有趣的书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作者从英国方面的十位关键人物入手,揭示了这不仅仅是一场战争的失败,而是英国作为全球霸主,其传统的霸权统治方式不再行之有效,尽管拥有这些出色的精英,“日不落帝国”走向衰落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是:

1781年10月17日上午10时许,在弗吉尼亚的小型烟草港口约克镇外,被围英军的阵地战壕胸墙后出现一个孤单的鼓手身影,这是请求和谈的信号。在持续的交火声中,鼓声难以引起注意。若非其耀眼的红色军衣,他可能被火力横扫。一名军官手持白色手帕紧随其后,发出投降谈判的请求。美法军队咆哮的加农炮陡然沉寂。大陆军宾夕法尼亚战列中的一名中级军官埃比尼泽·丹尼(Ebenezer Danney)描述说:“炮火沉寂时,我听到前所未有的鼓点,对我们而言,那是最美妙的音乐。”双方士兵在相距不足200码处沉默对视。鼓手被遣返后,尾随的英国军官被蒙着双眼带到乔治·华盛顿的总部,向后者递交康华里伯爵查理的停火24小时建议函,以便双方“在穆尔先生的住所会晤,敲定约克和格罗斯特港的投降条件”。华盛顿在取得更详细的书面投降条件前拒绝接受。下午,对峙双方的炮兵继续交火。不过,战争的确结束了。火炮再度通宵沉寂,谈判于次日全天继续。

10月19日中午,战败的英军降下国旗后被迫从胜利者面前走过。尽管华盛顿要求投降仪式两点准时举行,但英国和德国部队还是迟到了1小时,他们穿着崭新的军服组成两条长达一英里的纵队。在经历了约两小时安静的期待后,战败的英国陆军扛着武器、包裹,打着鼓,风笛吹奏着英国和德国的爱国进行曲,开始以缓慢而庄重的步伐沿汉普顿道路前进。奥哈拉将军请求会见法军司令罗尚博伯爵让·巴普蒂斯特·杜纳坦·德维缪尔将军(General Jean Baptiste Donatien de Vimeur, comte de Rochambeau)。奥哈拉除帽后,为司令康华里未能列席致歉。法方记录表示,奥哈拉随后准备向罗尚博伯爵缴交康华里的佩剑,但遭到拒绝。伯戈因罗尚博要求奥哈拉向华盛顿缴械。而一位美国军官则表示奥哈拉误以为“我军统帅位于右侧”。其实奥哈拉没错,英国人拒绝承认败于美国人,宁愿向法军缴械。随后,奥哈拉犹豫地试图向华盛顿呈交佩剑,但华盛顿把战利品移交给曾被英国人羞辱的本杰明·林肯将军(General Benjamin Lincoln)。1780年,林肯在南卡罗来纳查尔斯顿投降时,英国人曾拒绝给予其礼遇。接剑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vo-magazine.com/,伯戈因林肯简单地退还佩剑,并指示奥哈拉率部到指定场地缴械。

在靠近缴械地点时英军的秩序开始涣散,“步调不一”,步伐紊乱,队形屡屡走散。部分人似乎“带点醉意”。进入缴械点以后,随着英军的士气和荣耀面临的考验达到极点,大戏的终篇登场。英国人无法掩饰耻辱感,下达缴械令的排级军官尤其沮丧。据一名大陆军的新泽西军官回忆,全体英国军官“仿佛在学校接受鞭笞惩罚的男孩”。部分人紧咬下唇或者噘起嘴,另一部分人痛哭失声。他们漫不经心地打着鼓。许多士兵的愤慨溢于言表,狠狠地把武器摔向地面,似乎决心彻底毁掉装备。在南下1500英里、经历了一场围攻恶战后,一名身高76英尺的下士把武器全力抡向地面,导致装备受损。他咆哮道:“没有人能得到完整的你!”圆形宽沿军帽挡住了士兵的屈辱神情。对一支开战时以军事优势自负的军队而言,这是不折不扣的羞辱。南卡罗来纳的艾德努斯·伯克(Aedenus Burke)在目睹士兵如此受辱以后,表示他一度忘记了他们以往的“傲慢、劫掠和冷酷”。

英国失去北美殖民地是一个长青话题,战争催生了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强大的现代国家,它是一场英国志在必得的斗争,为此英国投入8年进行了一场被铁杆支持者称为“圣战”的斗争,打击“危险的”革命原则。这种原则“威胁包括宗教、民政在内,一切为人类所尊崇的制度”。

甚至温和派也认为拥有北美是英国在欧洲强国地位的保证。《国富论》作者亚当·斯密认为:“失去殖民地……给英国人造成的恐惧甚至超过西班牙无敌舰队,或者一次来自法国的入侵。”英国拥有职业陆军优势,还有一支世界头号海军以及沙场老将、充裕的军事补给和畅通的信贷渠道。发达的英国经济引领农业创新、商业、银行业、信贷和运河工程,而且快速带来人类历史上首个工业国家。世人多因此认定英国将轻松取胜。一旦局势急转直下,也很容易把失败归咎于领导失误。

本书的传记涉及负责英国北美作战的10位关键人物,他们是:乔治三世,《独立宣言》称之为需为独立战争负责的暴君;首相诺思伯爵,因其致命决定,在1774年《强制法案》(Coercive Act)中为波士顿茶党事件惩罚马萨诸塞州人民,被视为战争制造者;威廉·豪和理查德·豪,兄弟二人在战争前半段,分别负责指挥英国陆海军,因此被认为需对1776年丧失击败大陆军的机遇负责;1777年在萨拉托加投降的约翰·伯戈因将军;负责北美的国务秘书兼英国境内北美战争事务的主要缔造者乔治·杰曼子爵;战争后半段指挥北美英国陆军的亨利·克林顿爵士被指过于被动;康华里伯爵,他在约克镇的投降实际上结束了英国在北美的战事;乔治·罗德尼爵士兼海军上将成为在战争中被称道的英国指挥官,但也未能免于物议,批评者认为,他未能阻止德格拉斯伯爵佛朗索瓦-约瑟夫·保罗指挥的法国舰队包围困守约克镇的康华里所部;还有桑威奇伯爵约翰·蒙塔古,批评者认为这位第一海务大臣应为皇家海军的失败负责。

这批政治和军事领导人沦为讽刺的对象。批评者包括:美国的菲利普·弗雷诺(Philip Freneau)、托马斯·潘恩、默西·奥蒂斯·华伦(Mercy Otis Warren)和弗兰西斯·霍普金森(Francis Hopkinson),伯戈因以及苏格兰诗人罗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英国讽刺漫画家詹姆斯·吉尔雷(James Gillray)。在此后的虚构小说、普及本历史书和电影中,上述军政领导人继续受到挖苦。尽管学术著作相对温和,但也能看到这类讽刺漫画充斥其中。人们理所当然地假定,失败必定源于平庸无能的领导层。丢掉美国的人是历史的反面,反对进步并且试图建立专制政府。他们在一次成就美国国家神话的事件中沦为丑角,在这次事件中,代表过时贵族立场的英国注定在一场反对美利坚共和精神和精英主义的斗争中失败。这像个故事。战争的结果成为先验的结论,因为历史必然走向现代化。